阿星

这里阿星啦~
寒暑假诈尸上学期间不上线orz
主要在刀乱里混着(从未红过一直在过气的阿星了解一下?)
大家多多来找我玩啊欢迎私戳!(我真的超寂寞啊哭哭)

是我的女儿!叫久行!她超可爱der!(p3是我和我女儿!)

【寻神者系列】跨越时空

(内含三日鹤、双狐、石青,并且ooc预警)
(现代paro……吧)
(大概设定是一部分刀男失去记忆并来到了现代生活,审神者派出他们曾经的恋人来找他们这样的故事)
(如果以上OK,那么go!)

(1)
  小狐丸看着病房里蜷成一团的,带着口罩的银发少年,确定自己不认识他。
  黄色的狐狸从小狐丸的肩头蹦下来,狂奔向少年:“鸣狐--鸣狐--你没事吧!在下把小狐丸大人带过来了!”
  然后小狐丸看到银发的少年抬起头,目光和他相对,一瞬间的悸动和不知从何而来的震惊让小狐丸的思维停顿了几秒。
  再一转眼,少年匆匆下了病床,来到他面前。
  他是精神病人吗?不像啊,应该不会伤害自己吧?这么想着的小狐丸突然瞥见少年明黄的眼眸里闪着点点泪光。
  “喂,没事吧,你、你还好吗?”小狐丸伸出手去,却没想到他一把抱住自己。
  “小狐丸……”他的声音闷在小狐丸笔挺的西装里,听得不是很真切,但是小狐丸就是感觉自己的心脏有一瞬间被捏住了。
  不想看到他哭。
  于是小狐丸抚摸着少年的发顶,轻声安慰,动作的熟练程度让他自己都吃了一惊。
  就好像每天都这么做一样。

  (2)
  狐狸是一周之前突然出现在他家里的,和他说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话,比如“时间溯行军”“鸣狐”“审神者”,他一句也听不懂,但是会说话的狐狸这种奇幻的设定都出现了,搞不好他小狐丸就要成为马猴骚年了。
  然后本着天生对狐狸的亲近,小狐丸收留了小狐狸。
  一周后小狐狸突然吵嚷着“鸣狐来了”,然后死命拽着他到了精神病院,就有了以上那幕。
  面对着现在坐在自己面前安静喝茶的银发少年,小狐丸叹了口气,犹豫半天才开口问:“那个……你是谁?”
  “鸣狐。”少年抬了抬眼眸,被长长睫毛遮住的金色眼眸里有光流转,小狐丸一时走神了。
  下一秒,安静的少年表情变得严肃。
  他的打刀几乎是一瞬间拔出来的。
  “……”随着发力而带出的音节,鸣狐的打刀从小狐丸身侧擦过,在小狐丸惊愕的目光下,一个闪着紫光的骨头状的东西在他身后灰飞烟灭。
  “这是……什么?”虽然说小狐丸可以称得上是见多识广,这种奇怪的东西还真是第一次见。
  莫非他小狐丸真的要变成马猴骚年了?!
  愣神的一瞬,不知从哪里又冒出和刚才类似的,拿着刀的骨头们。
  鸣狐看着纤细的身体此时却有着强大的力量,几乎是眨眼的速度,那些骨头就少了一半。
  而此时,他的背后出现了一个身形庞大的、面目狰狞的骨头人。

(3)
  午后的阳光很暖,难得有闲暇时间的石切丸老师坐在椅子上发呆,不一会儿就有了困意。
  “哦呀。”熟悉的声音响起,有什么柔顺的东西抚过了他的脸,轻的可以忽略不计的重量压在了他腿上。
  石切丸睁开眼,面前的金色的眼眸露出有点危险的光芒。
  “是青江啊。”石切丸顺手搂住了身上人的腰,带点慵懒地摸着他的头。
  “一进来就看到了不得了的场面呢,我是说老师在睡觉哦。”青江微微笑着,亲昵地用鼻尖蹭蹭石切丸的鼻尖。
  “只是不小心睡着了而已,”石切丸有些无奈地笑,把身上人轻轻扒下来放到地上,“那么青江来干什么了呢?”
  “联系到鸣狐了。”青江歪着头,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是么?”石切丸表情一瞬间有些古怪,“那么只差三日月他了吗?”
  “不,小狐丸还没有恢复记忆。”青江又软软地趴回石切丸身上,仰起头看着石切丸,“真奇怪,当初石切丸见到我就立刻想起来了呢。”
  “可能是情况不同吧。”石切丸自然也不知道缘由。他当初确实一见到青江就想起来了,现代的记忆和曾经的记忆混合在一起,却都很真实,这种感觉也真是奇异。

(4)
  石切丸最近经常犯困,而且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
  青江联系了审神者。
  “可能是灵力缺失的原因吧……他离开本丸太久了。”审神者无奈地叹息,“现在只能盼望另外几位快一点了。”
  因为开启时空隧道需要非常巨大的灵力,短时间内一个审神者是不可能开启多次的,就算他无比强大也不行。所以大家约定了日子,到特定地点一起回到属于他们的时空。
  “青江,咱们还有多久就要回去了?”石切丸有一天问青江。
  “大概一两周吧……”青江总有一种感觉,石切丸不想离开。
  “我问你,石切丸,”青江想了一下,还是决定问出来,“你……真的想回去吗?”
  石切丸的动作明显一顿,他看向青江,青江那只金瞳里是掩饰不住的“果然啊”的眼神。
  石切丸苦笑着摸头:“被青江看出来了么,本来不想说的。”
  “偷偷瞒着我然后拖延时间?”一贯的青江句式都不用了,可见他真的生气了。
  “我不想再战斗了。”身为神刀,被人供奉,几千几百年前一直是祛灾净秽的存在,而他却在这么久以后去斩杀姑且算是生灵的物品,对他来说,对神刀的职责来说,这是一种残忍。
  “那为我回去呢?”青江的声音微微颤抖,他斩灭了鬼,却不被承认是一把神刀,这一直是他心里的疙瘩。好容易找到了他的神刀大人,属于他的另一份信仰,但现在他的神刀大人却觉得厌倦战斗,不想回去,或多或少对青江来说都是一种打击。
  石切丸自然也明白青江心里的别扭,他上前去搂住青江:“留在这儿不也挺好。”
  青江却很快冷静下来,在保持着被石切丸圈住的范围内拉开一点距离:“可这样你可承受不住的--我是说灵力的消耗。”
  石切丸还是有点犹豫,青江也明白,就算是温柔的神刀大人,他也不是纯粹的利他主义。
  “我可不忍心看你这么难耐呢--我是说以后经常的困倦,还有很快到来的消亡。”最终还是把自己一直不愿面对的最坏结果说了出来。
  石切丸怔了片刻,青江继续说:“如果你不愿意走,我自然留下来陪你。”
  最后自然是两个人一起消亡。
  青江也算是在胁迫石切丸了,他自嘲地笑了。

(5)
  机车的轰鸣声充斥着小小的废旧工厂,一群年轻男女脸上带着放 荡的笑容,满是期待地看着
本场的两位车手。
  鹤丸国永穿着白色的风衣,微长的白发用卡子卡住,他得意的爱车即将绽放出全场最闪耀的光彩。
  旁边的人宝蓝色的机车带着贵气,却也非常的凌厉--不论车还是人。男人还穿着西装,锃亮的皮鞋踏在踏板上,随时等待发动。
  面前的小妹把黑白相间的格子旗一挥,两辆车在众人的尖叫欢呼中发动了。
  疾驰在空旷的破路上,鹤丸所能看到的一切都成了残影,除了那个男人,以微小的距离在他的面前。
  “吼--”突然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庞大的骨头人,浑身泛红光。
  “吓到我了。”鹤丸似是不在意地从车上飞起--真的很像飞起来,拔出不知道什么时候挂在腰间的白色的太刀--鹤丸国永。
  身边的男人也伸出了一只手,手中是华美的,能够敛住心神的美丽太刀。
  几息之间,那个庞然大物就化为飞灰。
  鹤丸国永轻巧地落回仍旧快速的机车上,一个急转弯,车稳稳地停下,鹤丸将刀对着男人,神情带着戒备:“你也是来抢夺这把刀的吗?”
  自从成年那天起,那些骨头人就不时出现,鹤丸国永自然就认为他们是来抢夺他的刀的,几番战斗下来,也不再惧怕他们,而面前这个男人,给他熟悉而又危险的感觉,是从未有过的。
  男人摘下头盔,把太刀收进刀鞘,映着新月的美丽眼眸定定地看着他:“不,我是来找你的。”

(6)
  鹤丸国永第一次感觉到什么是无力。
  男人不由分说地把他揽进怀里一顿猛亲,然后就告诉他我们一起回去。
  “你是变 态吗?”鹤丸用力挣脱,刚想挥刀砍这个男人,他的眼前就一片黑暗。
  再醒过来,他就躺在一张软软的感觉价格不菲的床上--不是他的床。
  “鹤哟,醒了啊。”旁边就是那个男人。
  “你到底是谁?”自己的刀还挂在腰间,他应该不是来抢刀的。
  而且他说他是来找他的……鹤丸不明白。
  “没有想起来我吗?”男人似乎有点失望,他轻笑了一下,把鹤丸压在身下,“那想办法让你再记住我一次吧,由内到外。”
  鹤丸简直想爆粗口,面前的男人是个什么品种的混账?!
  “哈哈哈,开玩笑的。”男人却突然放开了他,“我叫三日月宗近,天下五剑之一。”
  “三日月……宗近……”鹤丸隐隐约约地熟悉这个名字,却想不起来。
  “好好想想吧,鹤。”三日月宗近就这么出去了,留下一脸懵的鹤丸。
  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我忘记什么了?身为三好学生十佳青年五年模拟三年中考……啊不是没有五三的事的喜爱惊吓的鹤丸第一次遭遇了人生大危机--他是不是要化身耽美漫画男主角了?!他一直以为自己是热血少年漫主角的好伐?!
  不对我什么时候有这种设定了?
  真正被惊吓到的鹤丸国永好容易冷静下来,一个戴口罩的少年推门进来了。
  少年什么也没说,把盘子里的点心和水放下就走了,外面倒是有个很可爱的声音在谴责谁:“三日月大人真是的,你忘记主人和你说的话了吗?是鹤丸大人失忆了还是您失忆了?真是的,那么我行我素。”
  “狐狸,无理。”又一个声音说。
  狐狸?原来这是奇幻漫画吗?
  鹤丸·这是什么剧情走向·国永陷入了迷茫。
 
(7)
  时间倒回三小时前,骨头人袭击鸣狐和小狐丸的时刻。
  小狐丸看着鸣狐背后的骨头人,下意识地拔出了一旁的太刀,狠狠向骨头人挥去,结果一击必杀。
  在小狐丸还没缓过神的时间里,鸣狐已经利落地解决了剩余的骨头人。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没学过剑术的小狐丸懵了,虽然自己夸自己不好,但刚刚他的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那水准不练个几十年可能真达不到。
  “小狐丸,你,想起来了吗?”鸣狐站定,目光定定地看向他。
  面对少年清澈的目光,他真的不好意思说没想起来。但,他是真的没想起来,况且他什么时候失忆了?
  鸣狐摇摇头,坐回沙发上,继续喝茶,两个人就沉默地呆了很久。
  然后小狐丸的哥哥,三日月宗近抱着一个浑身雪白的青年急匆匆进来,目光瞥了一下鸣狐,什么也没说,直接进了房间。
  “呀呀,鹤丸大人也找回来了。”狐狸摇着尾巴说。
  鸣狐沉默的点头,摸着狐狸。
  小狐丸依旧凌乱。
  这时鸣狐身上有什么东西响了,声音像是诵经,小狐丸完全听不懂。
  鸣狐掏出手机,对面传来一个很好听但是有些疲惫的女声:“鸣狐,你们集合的地点可能会有很多时间溯行军出现,所以一定要注意安全。还有,我感觉到了,你们几个已经聚到一起了吧?”
  狐狸接嘴:“不是的主人大人,笑面大人还没有来,还有小狐丸大人并没有恢复记忆,鸣狐很失望的。”
  话音刚落,大门再次打开,出现在门口的是青江和一脸困倦的石切丸。
  “看,这不是齐了,”那个女人的声音似乎有点得意,“毕竟都是三条家的嘛。”
  三条……说起来祖上确实是姓三条啊。小狐丸默默思索,不过那个女人怎么知道的?

(8)
  “鸣狐。”青江向鸣狐方向点了点头,然后使劲摇晃石切丸,“石切丸,醒醒。”
  “青江,石切丸的情况严重到这种程度了吗?”安置好石切丸的青江和安置了鹤丸的三日月宗近还有鸣狐一起坐在了沙发上对着小小的手机屏幕,屏幕那边的女人皱着眉,“他撑不了太久了。”
  “他已经答应和我回去了,我只想知道还有多久才能直抵核心--我是说回去哦。”得到石切丸保证的青江还是松了一口气的。
  “最多三天。”审神者揉揉眉心,内心吐槽,鬼时政定的鬼条件,一定要走失的刀剑记起以前的事才能回去,等他们回来了她一定要砸了时政办公室的门。
  和审神者聊完了以后,三日月再回到他的房间等鹤丸国永醒来,青江也去守着石切丸,只有全程状况外的小狐丸和鸣狐继续待在客厅。
  小狐丸犹豫着坐到鸣狐的旁边:“能和我讲讲那个世界吗?我是说你来的那个时空。”
  鸣狐的眼睛一瞬间亮了,他不是很明显的喉结微微动了动,最后还是由狐狸开了口:“呀呀小狐丸大人,这可说来话长了,就让在下详细地讲给您听吧……”
  狐狸言简意赅的讲了讲,不过庞大的世界观还是让小狐丸觉得难以消化,尤其是和面前看起来像未成年的少年是恋人这件事。
  虽然说鸣狐是真的很好看,小狐丸见到他的时候确实也有一点点心动,但是他是真的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

(9)
 
  鹤丸国永现在脑子里还是乱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和现在的记忆混在一起,绕成一团团在他脑子里,一切都亦真亦幻的。
  “鹤啊……”不知从哪里来的呼唤和面前人的脸同时出现在鹤丸国永面前,鹤丸的注意力被拉回现实。
  这个叫三日月宗近的男人又把那张好看得过分的脸凑得无比近,微凉的鼻息浅浅地掠过他脸。
  “三日月……”鹤丸喃喃地说,他真的太熟悉了,越看越熟悉,“你到底是谁?”
  “我是三日月宗近,你的恋人。”面前的脸越来越近,最后又亲上了,和初见面的那顿猛亲不同,这一次温柔而缠绵,似乎还有一点小心翼翼,鹤丸被吻得骨头都有点酥,思维什么的都到九霄云外去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个吻才停止,鹤丸却不由自主地拉住了三日月的衣服:“三日月……”
  三日月宗近笑着牵上他的手,非常熟练地把鹤丸国永压到了床上:“怎么了,鹤?”
  鹤丸国永脑子里突然轰鸣一片,无数声音像是带着巨雷一般隆隆地在他全身炸开。
  鹤丸国永就这样在一天内晕过去了两次。
  石切丸醒过来,青江皱着眉看着他,把手轻轻放在他额头上:“睡得真够久的。”
  “嗯……”石切丸用了用力气把自己从床上支起来,紫眸看向青江,无奈地笑着,“真是没想到会这么狼狈啊。”
  “还有几天就能回去了,再坚持一下,”青江暗暗叹气,牵上石切丸的手,“我和主人大人说了,不管怎样你先回去,别的事回来再说吧。”石切丸的心结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解得开的,但青江也不能眼睁看石切丸这样消散。
  “我不是答应了吗,放心。”石切丸把青江的手放到脸上蹭,自家恋人一副过分担心的模样真是犯规啊,这样的青江提出的要求怎么能拒绝呢?
  “三日月……三日月……”鹤丸在昏迷中手还乱舞着,像是做了什么噩梦,疯狂地想抓住什么。
  “我在呢。”三日月沉着脸,把鹤丸整个抱进怀里,动作轻柔地安抚着。
  等鹤丸国永醒过来时,他浑身都是冷汗,团在三日月怀里把他的衣服攥得变形:“三日月……”鹤丸顺了顺气息:“我想起来了,三日月。”
  三日月自然无法知晓鹤丸到底在梦中看见了什么,但是看他的样子,过程自然很难受,三日月也只能抱着鹤丸:“那……鹤,欢迎回来。”
  “说起来我怎么会把老头子忘了呢?可真是吓到我了。”把自己埋进三日月的衣服里,鹤丸突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这对老头子我也是一种惊吓啊。”三日月也笑了,“过几天就能回去了。”

(10)
  “诸位,要通知你们一个坏消息。”审神者眼睛下面已经有了明显的黑色,显然这几天她也不是很轻松,“我们这边的时间溯行军也突然增多,所以通道开启的时间可能会变得更短,你们一定要快。”
  距离时空通道开启还有两个小时,六人聚在约定的地点,青江和鸣狐都在侦查附近有没有敌情。
  “嗯,知道了,还有就是小狐丸还没有想起来。”三日月一派悠闲模样,好像刚刚的消息只是今天下午茶没有团子了一样。
  “不管怎样都带回来吧。”硬要说其实失忆也没什么大事,但是不记得自己的伙伴和自己的历史怎么说也是一种对双方的打击。
  “来了,时间溯行军。”笑面青江拔出腰间的大胁差,一旁的鸣狐也默默拔出了打刀。
  这段时间来袭击他们的时间溯行军不少,都被他们击溃,但是一时间见到那么多时间溯行军还是有点惊讶。
  “来吧鸣狐,使出全力一击!”小狐狸高叫着,随着鸣狐的刀划出的残影,一振时间溯行军就这样消失。
  小狐丸挥着刀对敌,最开始他还有一些类似于杀 人的罪恶感,到现在完全没有了,他就像野生的猛兽一般,狠狠地歼灭面前的一切。
  “小心!”清冷的少年音突然冲撞进他的耳膜,小狐丸匆忙转身,一振敌刀的刀尖离鸣狐的喉咙只有一点点空隙。鸣狐和那振刀僵持着。
  “鸣狐!”小狐丸猛的挥刀,以从未有过的速度破坏了那振敌刀。
  “呀呀,真危险呐。”狐狸心有余悸地扒着鸣狐,“多谢小狐丸大人搭救了。”
  “鸣狐有危险的话,小狐我绝对会第一时间来救你的。”小狐丸摸了摸鸣狐柔软的发顶,然后停了片刻,“啊……对啊……我是这么说过的。”
  被动藏匿起来的记忆一点一点地显露出身影,紧闭的记忆之门也终于裂开了一道缝,随后的便是如暴雨般洗刷着他的大脑,他忆起了一切。
  “居然把你忘了吗……小狐还真是罪过大了。”鸣狐因为激动眼尾变得更红,小狐丸拥抱住了他,用下巴摩擦着少年的发,仿佛这个拥抱他等待了千年。

(11)
  “想起来了固然是好事,不过现在情况紧急,先放开吧。”陌生的声音从紧抱着的两人身边传来,手机里出现过的女人正站在他们面前,手里拿着一把匕首。
  “主人大人……”被抓现行的小狐丸尴尬放开鸣狐,审神者摆了摆手:“通道已经开启了,我先让青江他们过去了,你们最后回去。”从机动方面考虑,这个安排还是很合理的,审神者默默想,我可真明智。
  “吼--”又一批时间溯行军出现,这一批里面大太刀和枪占了多数。
  审神者内心甚至是想爆粗口的,随后一甩手,一把光剑出现。
  毕竟都2205年了嘛。
  “枪交给我,你们等三日月他们进去以后立刻回去!”审神者下达命令,手上却也一刻不停。
  此时小狐丸和鸣狐被几柄大太刀包围着,两人背靠背警惕地寻找空隙。
  “那里。”眼尖的鸣狐发现一个空隙,小狐丸挥刀,生生逼退了要补上的大太刀。两人用最快的速度冲进了时空隧道。
  “辛苦了,鸣狐。”小狐丸牵上有些喘息的鸣狐的手,“咱们回家。”
  “嗯,回家。”鸣狐乖巧地让他牵着,一起走过通道,向着对面的光明,向着他们熟悉的本丸,坚定地走去。
  审神者闭合了通道,在他们离开的瞬间那些时间溯行军也都消失了。
  她站在原地松了一口气,突然想起来点事:“啊咧,我忘回去了啊!”
  苦恼地抓住自己的头发,审神者蹲下来懊悔,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这附近……好像有时政的据点吧……”
  “那我就当是放个假吧。”审神者站起来,脚步轻松地离开了那个地方。

【脑洞写作大赛】梦想成真

  当你幻想的世界成真,会怎样?

  你早上起来,身边躺了个英俊潇洒温柔至极的理想型男友,吓得你一下子弹起,“我去他什么时候出现的我应该不是做了什么酒后乱x强抢民女的事情吧?”
 
  然后大美男睁眼,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大王……奴家一介良民……”

  打住!我的大脑!

  你仓皇地出了家门,在经历过一系列天降天使当街杀人卖煎饼果子的大妈找你碰瓷事件之后你终于到达了学校。

  今天迎来了考试发分的日子。

  “啊……好想死……”你看着惨不忍睹的卷子有气无力地说。

  然后你就死了。

  当场去世。

  “梦想成真,怎么样呢?”有人这么问你。

【脑洞写作大赛】 读心术看不透的心

  男孩有读心术,是真的读心术。他可以看清每个人心里所写的字--即“真心话”。

  他凭借这个本事活得风生水起,但是他有一个秘密:他看不懂他爱人的心。

  他们两个很相爱,但是他就是看不懂,他以为这是所谓“当局者迷”。

  后来他们过了很久,他才看清楚,他的爱人的心里全部都是对他的爱。

  --因为爱意太浓导致字叠到一起糊成一团看不清。

  就是这么荒谬但是充满幸福的原因。

一期一振的《卡(ou)路(dou)里(dou)》

大阪城活动又来了,各位的肝还好吗?
是《卡路里》的填词(被洗脑)
沙雕填词+一期ooc 请不要打我www
所以大家加油吧!

每天起床第一句 先给自己打个气
每次大阪城开启 都想挖到我弟弟
婶婶婶婶看看我 我的弟弟在哪里
弟弟 我要弟弟 我要找到我弟弟
啊路基 啊路基 我要找到我弟弟 啊路基 啊路基
为了挖到我弟弟 天天提着一口气
为了和弟弟团聚 我要挖塌大阪城
天生我就是弟控 可惜弟弟来不齐
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挖到我弟弟
Wow
欧豆豆欧豆豆
欧豆豆欧豆豆
欧豆豆欧豆豆
欧豆豆欧豆豆
大阪城我的天敌
天下短刀皆吾弟
来来 啊路基 一起去挖我弟弟
拜拜 啊路基 我要去找我弟弟
博多信浓和包丁 毛利后藤不忘记
拜拜 啊路基 我要找到我弟弟
大阪地下100层 不眠不休找弟弟
来来 啊路基
我们一起挖弟弟 粟田口家要团聚
来来 啊路基 大阪城活动开启
弟弟全部要找齐 不达目的不放弃
不放弃
天下短刀皆吾弟
不放弃
天下短刀皆吾弟
粟田口家要团聚

(bl向原创)

【彼岸六芒星  原创】

【这篇文首发在微信公众号“姚到外婆桥呐”,因为喜欢所以就放上来了www】

  校园的塑胶跑道边,大树树根的后面,一只手搭在跑道边高出一点的水泥上,似是刚刚放开,又像要抓住什么,介于索求与拒绝之间的动作,而那只手下面一点,落在跑道上的是一朵花,淡黄绿色的花蕊,白色向淡紫色渐变的花瓣,与跑道交接的地方,影子上不知道是沾上的跑道上的颜色还是血,淡淡的暗红色,阳光又洒下来,在手和花朵之间形成一道模糊的边界线。

  无比的凄美哀伤,又有着一些暧昧的感觉,这是年轻的电影鬼才徐漪椤的告别之作。

  与此同时,那只手的主人,娱乐圈年轻有为的演员吴暄,他也宣布了退出娱乐圈。

  两人公然宣布出 柜以后,就推出了这部电影,两个人的告别之作,无数人都在期待,也在想这回是一个什么故事。

  “有想过不做导演以后做什么吗?”吴暄揉着窝在怀里的爱人的发顶,柔声问,“我可以去接手家族的生意,那你呢?”

  “我啊--”徐漪椤抬头,眼里似乎有星光流转,“我什么也不做,在家里貌美如花,等你养我。”

  “好啊。”吴暄也笑了,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养的你白白胖胖的。”

  “那算了吧,你养猪呢。”徐漪椤调笑,一个劲儿的往他怀里拱,“你也知道,我肯定闲不住的。”

  “好啊,那现在就来运动运动吧。”吴暄一把搂住他的腰,“来吧。”

  “……坏人。”徐漪椤捶他。

  “我记得,当时我们第一次见面,他穿着一身戏服,欧洲中世纪王子的衣服,眼睛里的嚣张骄傲直接抓住了我的心。”徐漪椤亲自出演配音,讲述这个半真半假的故事。

  伴随着轻轻的钢琴音,这个故事拉开了帷幕。

  作为新人的他第一天见到颇有经验的他,就被他吸引,随后不知在什么的引导下,两人的人生轨迹渐渐相交。

  相识。
  相熟。
  相爱。

  那样的一气呵成,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碍。

  正如吴暄和徐漪椤。

  电影的预告片就赚足了眼球,甚至有人断言这是这一年最甜最好的爱情片。

  电影上映后票房疯涨,成为了情侣们选择的恋爱电影no.1,所有看过的都高呼虐狗

  “这是我最成功的电影了。”徐漪椤在一次访谈上说,手上的婚戒闪闪发光,吴暄在他一旁微笑着听他说。

  “那么徐导,您不做导演之后,要做什么呢?”有人问。

  “不好说呢,因为现在有很多想法,但具体是什么也不确定。”徐漪椤笑答,“不过做什么都会很开心,因为我知道暄会一直陪着我。”

  那只手在微微颤动,似乎随着呼吸一起一伏,不知过了多久,一个人在那只手面前停下,拾起那朵花,轻轻吻了一下,顺着那只手过去,镜头转换,吴暄的脸庞在光下添了一份柔和,那朵花停在他的唇边,再一转眼,他的眼睛睁开,唇角微微勾起。

  “我醒来了。”他温柔地说。

  “醒来了,那我们走吧。”徐漪椤向他伸出手,笑得灿烂。

  两个人紧挨的身影渐渐融在光中,牵着的手紧紧相扣。

                                                                         end

刀剑乱舞的大家的七夕节⭐

(内含三日鹤、石青、双狐、安清、长蜂、一药、鲶骨、兼堀以及ooc注意避雷)

三日鹤的场景:
  鹤丸刚打算从被子里爬出来,就被旁边的三日月抓住了手腕,三日月笑着把鹤丸搂回到自己怀里,蹭蹭鹤丸柔软的头发:“鹤啊,这么着急干什么,昨天晚上不是一个劲地说累了吗,再睡一会儿吧。”“老头子一点都不正经,”鹤丸翻了个身,面对着三日月,“今天可是七夕节啊。”“七夕节啊,甚好甚好。”“好在哪里。”鹤丸故意掐着三日月俊美的容颜笑问。
  “鹤陪着我过的每一天,都好。”三日月把在脸上作乱的手拿下来,在唇边吻了吻。
  鹤丸的脸红了一下,“老头子这么会撩……真是吓到我了。”
  “哈哈哈。”三日月一使劲,把鹤丸压在了身下,“既然是节日,鹤要不要给爷爷我一点礼物啊。”
  “……老流氓。”鹤丸害羞得不敢正眼看三日月,但还是圈上了三日月的肩。

石青的场景:
  “哦呀,青江,你这是干什么啊。”石切丸刚刚换好和服,青江就推门进来了,身上穿着石切丸的衣服,精致的锁骨和略微单薄的胸膛全都露了出来。“大就是好呢--我是说体型哦。”青江扑到石切丸身上,蹭蹭,“真好呢……是说石切丸哦。”“嗯嗯。”石切丸手指轻挑,青江穿的衣服就滑落下肩。
  “御神刀大人是要干什么呢,大白天的……”青江故意拢了拢衣服,调笑着问。“给你换件衣服,别想别的。”石切丸在青江额上亲了亲。
  “只是换衣服吗?”青江抱着石切丸的手臂,微笑着问。
  “如果你愿意,弄脏了再换也不是问题。”真是的,和青江处的时间久了,思想都变得不可描述了(天性如此吧御神刀大人),石切丸这么想着,把门轻快地关上了。

双狐的场景:
  小狐丸看着睡觉时候格外乖巧的鸣狐,不带面具的他比平日里看着更为诱人,小狐丸捏捏鸣狐的脸,捏捏鸣狐的鼻子,捏捏嘴唇。
  好想咬一口啊……
  小狐丸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做了。
  鸣狐醒过来的时候,脸上湿乎乎的。
  “小狐丸……在做什么?”鸣狐抬手擦了擦脸,翻个身抓住小狐丸的衣服,又想睡过去。
  被抓现行的小狐丸:……!!!
  鸣狐还迷迷糊糊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想起昨天主人说什么七夕节什么的,蹭了蹭小狐丸的胸口:“对了……小狐丸……七夕节……快乐。”然后亲了亲小狐丸的胸口。
  小狐丸:!!!
  然后看着又睡得安稳的鸣狐,小狐丸挠了挠头,内心想:再咬一口也没问题吧……

安清的场景:
  “欧拉欧拉欧拉--!”
  “欧拉欧拉欧拉---!”
  一清早手合场就有人在练习,两个动作相似的少年同时放下手中的木刀,长出了一口气后,两个人坐到了一起。
  “呐清光,这个。”安定碰了碰清光的手,递给他一个很好看的发绳。
  “诶?发绳?怎么突然想起来送我这个?”清光惊喜地接了过去。
  “今天……不是七夕节嘛,就想着送了你这个。”安定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喜欢吗?”
  清光的小脸激动得粉红,一下扑到安定身上:“超喜欢的,谢谢你!”
  “那我呢?”安定转过头来,看着清光红红的眸子。
  清光愣了一下,把头埋到安定的胸前:“喜欢……最喜欢……最喜欢安定。”
  “我也喜欢清光。”安定笑着摸清光的头。

长蜂的场景:
  “喂,赝品,起床。”蜂须贺踢踢长曾祢的腿。
  “唔……蜂须贺……别闹,让哥哥再睡一会。”长曾祢翻了个身。
  “嘁!谁是你弟弟!”蜂须贺面色不善地把一个小包裹砸到长曾祢脑袋上,“我去远征了。”
  “痛……”长曾祢把包裹打开,里面只有一张纸条:我远征回来和我喝酒。
  当蜂须贺(远征前)打开自己的小柜子时,看到柜子里多出来的几瓶清酒,嗤笑一声:“难得和我想到一起嘛,赝品。”

一药的场景:
  一期一振每天都被弟弟们环绕着,这让身为弟弟兼恋人的药研既开心又有点吃醋,因为一期太温柔了,身为弟弟是很喜欢这一点,不过如果以恋人的身份,药研不说,但还是想独自占有一期哥,哪怕一小会儿。
  今天是七夕节,药研看着手里的礼物,忐忑地叹了口气。
  正打算去找一期的药研低头推开门,直接就撞上了一期的胸口。
  “药研。”
  “啊……是一期哥。”
  “这个送给你。”
  两个人同时递出了手里的包裹,然后又都害羞地不敢看对方。
  “那我就收下了。”
  同样这么说着,交换了礼物。
  然后药研突然就被一期抱了起来。
  “今天,我会一直和药研待在一起哦。”药研慌乱抬头,对上一期温柔的目光,不禁红了脸。

鲶骨的场景:
  “又是咱们两个的马当番啊……”看完今天的安排表,骨喰无奈地看向自己的兄弟。
  “翘掉吧。”鲶尾一脸轻松地说。
  “诶,为什么?”骨喰不敢相信平常抢着去马(wan)当(ma)番(fen)的鲶尾会翘班。
  “走嘛,一会儿大家起来就不好逃走了。”鲶尾拉起骨喰的手,“今天是七夕节呢,要和骨喰好好过!”
  七夕节的,难忘的记忆。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兼堀的场景:
  “国广啊,主人说今天是七夕节啊!”帅气又强大的刀和泉守兼定叉着腰,“怎么样,一起度过吧!”
  “好的,卡内桑~”堀川国广乖巧的点头。
  “为了庆祝,去手合场吧!”
  “好的,卡内桑!”

审神者的场景:
  婶婶把大家集合起来,看这人头……比以往少了三分之一啊,再一回想,今天是七夕节,所以……
  “你们这些臭搞对象的!”婶婶发出了意料之中的悲鸣。

(一药)无题

腿控痴汉一期出没注意避雷
ooc上天+幼儿园沙雕文笔
黑道paro(好像没黑道什么事)
字数最多的一篇文😂

(一)
  短刀瞬间贯穿了一人的心脏,鲜红的血液溅在药研身上,他把刀拔出来,一边低头擦拭血迹,一边从尸体上踏过,短裤下白皙修长的腿交错,引得人错不开视线。
  一期一振直愣愣地看着,心里第无数次感叹药研的腿是上天的宝物。
  “怎么了一期哥,在这里愣神可不是什么好事。”药研注意到一期的走神,收了刀近前盯着一期。
  “啊,没事,”一期回过神来,“药研的身手又变好了呢。”
  “唔,谢谢一期哥夸奖,”药研再次低下头,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咱们回去吧。”
  “嗯,回去。”一期摸了摸药研的头。
 
(二)
  因为粟田口是一个大家庭,住在一栋别墅里,浴室只有一个,属于稀缺物品,一期身为哥哥,自然是让药研先去洗。
  “一期哥,我洗好了,你去吧。”药研从楼上下来,头发上还滴着水,有一些顺着脸颊滑下,滴在锁骨上,随着动作颤动,无比诱。人。
  “啊,好。”一期把视线从药研锁骨上移开,结果药研的大腿的撞进了他的眼里,又白又细又长……如果摸上去会是什么感觉……
  不行,我可是哥哥,怎么能对弟弟有这种想法。
  一期一振的弟控素养告诉他不能对弟弟抱有邪。念,可是……
  可是药研太诱人了好吗!
  一期用手堵住鼻子,匆忙上了楼。
  “喂,一期哥,你没拿浴巾和睡衣!”药研在后面提醒,一期也没听见。

(三)
  药研觉得,最近的一期哥很不正常。
  和他独处的时候总是走神,还经常刻意不看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是自己做了什么吗?
  药研想着,拿上浴巾和睡衣打算给一期送过去。
  “一期哥,一期哥,我来给你送东西了。”药研在门外喊。
  一期还在走神中,所以也没有听见。
  真是的,一期哥在干什么啊。
  “我进来了哦!”反正浴室里还有隔间,把东西放在外间就好。
  然后药研就看到了,一期一振的果背。
  发现自己忘带浴巾的一期站在外间,正思索着该怎么办,然后就听见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
  匆忙回过头,药研就这么一脸惊呆了的样子,手里还拿着浴巾睡衣等东西,愣愣地盯着他。
  还没等一期做出反应,药研飞快的把东西放到架子上,落荒而逃:“对不起一期哥,我不是故意的!!!”
  一期一振看着药研快速跑下楼的身影,嘴角抽搐,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叹气。
  药研啊,真可爱。

(四)
  药研跑回屋子里,用轻软的鸭绒枕头捂住发烫的脸,在床上来回来去的翻滚。
  一期哥的背部肌肉什么的……
  药研匆忙摇了摇头,不去想不去想。
  然后抬头,看到了自己放在桌子上的相机。
  要是带着相机过去就好了。
  不对不对,我这是什么思想!
  他可是我哥哥啊!
  药研拍了拍自己的脸,再次扑倒在床上。

(五)
  一期一振决定,以后绝对不能让药研喝酒了。
  今天晚上一期和药研代表粟田口家族参加了一场宴会,而粟田口在黑白道上都很有名气,不少人都想趁机与他们叫好。
  然后药研就喝醉了。
  喝醉了的药研就爱撒娇,死命牵着一期的衣袖不让别人和他说话。
  一期只好提前回来,药研喝了酒脚步不稳,一期就只能先背着他到车上。
  药研很轻。
  一期也名正言顺的摸到了药研的大腿。
  摸大腿不是重点!
  “一期哥,一期哥……”药研趴在一期背上,热气喷在一期的脖子上,痒痒的,弄得一期的心也痒痒的。
  忘带司机真是个失误。
  “一期哥,喜欢……”药研把头埋到他肩上,轻轻蹭蹭。
  “什么?”一期没听清,而且药研柔软的发丝扫过他的脖子,让他更加魂不守舍。
  “我,喜欢,一期哥。”想宣告主权一样,药研死死抱住了一期

(六)
  药研是在陌生的地方醒过来的。
  其实也不陌生。
  一期的屋里,一期的床上,穿着一期的衣服,旁边睡着一期。
  当药研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已经把一期推下了床:“一期哥,这这这……”
  “啊……”一期看着药研红透了的脸,轻轻笑了起来,“你昨天喝醉了,怎么都不肯放开我,我就只能把你安置在我这了。”
  “哎……这样……”尽管接受了这个解释,药研还是没能从“成年以后和一期哥一起睡了一晚上”这件事中缓过来。
  “话说药研,”一期一振从地上坐起来,把手放在床上歪着头,蜜色的眼睛里闪烁着的光,除了温柔以外似乎还有些热切,“药研,你还记得你昨天说什么了吗?”
  虽然喝醉了,但是药研记得清清楚楚,自己和一期哥哥表白了。
  一期看到药研把头别过去,别扭地不看他,耳朵尖粉粉的。
  “……记得。”
  意料之外,一向沉稳的弟弟攥着自己的衬衫,故意不看一期一振,然后一股脑的把心思全说出来。
  “我喜欢,一期哥,爱人的那种喜欢。”药研扭过头来,紫色的眼睛带着点委屈的意味,“一期哥呢?”
  一期上了床,紧紧地抱住药研:“我也喜欢药研。”
 
(七)
  互表心意的两人却没有像普通的相爱的人那样卿卿我我,反而有默契地相互避开,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是搞得粟田口的弟弟们都非常不理解,出门玩了几天,一期哥和药研哥是怎么了?
  乱直接跑去问药研。
  面对弟弟的疑问,药研笑而不答。
  其实他们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但就是刻意避开对方。

(八)
  说到粟田口是黑道的,就要说一下三条家。
  三条和粟田口一样,黑白道上都是大佬,而三条比粟田口更为危险一点。
  粟田口家里还有未成年的孩子,一期刻意瞒着他们,而三条全部都是知情人,每一个都能搅得世界不得安宁。
  最近因为政。界的两个看不顺眼的大佬要谈判,分别雇了粟田口和三条的人,粟田口打算让一期和他们的小叔叔鸣狐一起去。
  毕竟鸣狐和三条的小狐丸私交甚好,若谈不拢,安全也是有保障的。
  不过还是非常危险。
 
(九)
  谈判前。
  药研自表白以后,第一次来找一期一振。
  一期当时准备完毕,正准备出发。
  “一期哥,”药研站在门口,低着头,“注意安全。”本来很想问他能不能不去的,不过毕竟是为了粟田口家,不能说那么任性的话。
  “嗯,知道了。”一期笑着低下身子,在药研额头上亲了一下。
  应该是一期穿的衣服过于像王子,药研才有了公主被王子亲吻的错觉。
  虽然把自己一个大男人想成公主怪怪的。

(十)
  药研房间的柜子从来是锁着的,除了药研没有人看过,其实柜子里都是照片,他偷拍的一期一振。
  药研应该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一期一振了。
  那么一期哥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呢?
  不知道。
  一期离开三天了。
  药研把所有相片搬出来,一张一张看,铺了一床。
  好想一期哥啊。
  然后药研听到了转动门柄的声音。
  糟糕,忘记锁门了。
  门慢慢打开,一期一振就那么完好地站在门口,只是有点疲惫。
  “这全都是我啊。”一期似乎吃了一惊。
  “啊,一期哥。”药研惊喜地迎上去,抱住了他,选择性忽略了一期的问题。
  “药研还真是,什么时候拍了那么多我啊。”一期笑着把药研打横抱起,放到床上,小心地收拾好照片以后,就药研压在了床上。
  一期看着身下可爱的弟弟因为亲吻时间过长缺氧喘息着的时候还在想,到底要不要把自己觊觎药研腿的事情告诉他呢?
                                                            (全文完)

50fo点文

(占tag致歉)

  突然就发现自己已经有55fo了,感谢关注我的大家!

  然后好像lof有50fo点文的习惯所以……请随意点文吧!(不嫌弃我的渣文笔就可以hhh)

  刀乱或者博多豚骨拉面都可以

  刀剑乱舞  乙女向
               bl向    三日鹤、石青、双狐、安清、长蜂         

  博多豚骨拉面   马场林

  这些都可以点文点梗(会有人点的吧……),然后抽取一个写(你确定有人评论?)

  那么再次谢谢大家!